湯明磊:下一個十年,產業路由器是真正的平臺級機會

湯明磊 托比網 2020-09-18 11:21:34

2020年9月13日,由中國生產業力促進中心協會數字經濟工作委員會提供戰略指導,由上海市電子商務行業協會提供戰略支持,由托比網主辦的“第三屆中國工業品數字化高峰論壇”在上海盛大召開。會議由齊心集團、鑫方盛控股集團、蟻城科技、致趣百川、華能智鏈協辦,得到了震坤行、得力集團、晨光科力普、買賣寶、卡奧斯好品海智、思貝克、工控貓、好工品、工品一號、搜好貨、陌貝網、建研家、土貓網、Feijiu網、銅道、唯捷城配、鄰商科技等諸多企業的支持。

本次會議以“新采購、新分銷、新賦能”為主題,吸引了全國各地工業品行業的品牌商、渠道商、B2B平臺、制造業工廠及采購合作伙伴以及投資人等, 300余人到會。

盛景嘉成合伙人湯明磊受邀出席了會議并發表了《下一個十年,產業路由器是真正平臺級的機會》的主題演講,以下為大會演講實錄,以饗讀者。

50241600399254_.pic_hd.jpg

謝謝主辦方,謝謝托比網,謝謝二哥,謝謝申總,能堅持到現在的就是真愛了。今天簡單跟大家做一個產業互聯網領域投資的思考。
我的題目是“下一個十年”,因為每個人的時間尺度不一樣,有的人日子是一天一天過的,有的人日子是一月一月過的,但是有的人是十年十年過的,十年是個很好的衡量尺度,投資機構的尺度也是七到十年。如果把很多的事情放到十年的周期來看,就會發現時間變慢了,目標變清晰了,我們離建黨只有十個十年,離建國只有七個十年,離改革開放只有四個十年,離互聯網商業化只有兩個十年,離微信誕生只有不到一個十年,如果按十年的尺度來看很多問題,我們的選擇,我們的戰略可能都會有不同。
從十年為尺度看問題,選擇比努力更重要。舉一個離我們180個十年之前的例子,在公元188年,一個叫做劉備的疑似二代創業者,扔下手中草鞋,拔出鞘中寶劍,找到關羽張飛兩位合伙人開啟創業之路。十年之后的198年,他和曹操青梅煮酒論英雄,然后假借征討袁術,找曹操借了五萬精兵金蟬脫殼,這是他第一個十年的結果。第二個十年之后的208年,他退守新野,類似十年前的小沛,依然一事無成,但是二十年產業經驗的產業老炮終于在隆中遇到了一位天才互聯網操盤手諸葛亮,然后在第三個十年后的218年,獲得益州和荊州,進位漢中王。
所以每個十年對大家來說都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我們的下一個十年,下一個十年當中機會在哪里、戰略在哪里,借這個平臺和大家分享一下。
我把自己定位為S2b領域的傳道者和實踐者,總結沉淀了根葉花果的投資模型,立志要投資服務100家不同賽道的產業賦能者。盛景嘉成是一家母基金+直投的投資機構,迄今為止投資出去了120億人民幣,母基金板塊投資了國內數十家頂級一線的投資機構,包括剛才上場分享的經緯、達晨以及紅杉、真格、金沙江、順為、晨興、君聯等一系列國內一線的投資機構,我們都是他們背后的LP;直投板塊最核心的方向就是我們的產業互聯網,母基金和直投投資覆蓋了117家上市公司,特別開心今天中午過來的時候看到我們產業互聯網的百強榜,發現我們投資的匯通達、國聯股份、好享家、宋小菜等等很多企業都非常榮幸在這個榜單里,在產業互聯網領域,我們一直有非常高頻的投資和深度的思考,近年來也投資了壹點壹滴、智慧和家、滴三方等新銳企業。
開始我的主題分享,2020年確實迎來了百年未遇之大變局,不是每一天都有資格被稱之為歷史的,但是2020年如果要寫成歷史教科書的話一定異常豐富,因為今年發生的事太多了。在今年發生的事情當中,最大的不變就是我們不斷在迎來變化,縱觀整個商業,互聯網商業的20年也是整個流量遷徙的20年,最早的消費互聯網,從線下的流量遷徙到了線上;之后的微信互聯網,從公域的流量遷徙到了私域;再之后的直播互聯網,從圖文的流量遷徙到了影像的流量;最后產業互聯網,從用戶的流量遷徙到商戶的流量。
流量一直都在遷徙,一直帶給我們紅利。特別是這二三十年,我們大量企業的成長都是依托紅利的,甚至整個中國改革開放之后,絕大部分企業的成功離不開紅利,是紅利造就了這些企業的成功。我們一路上走過了商場大賣場的紅利,我們走過了PC互聯網的紅利,我們走過了移動互聯網的紅利,我們走過了社交互聯網的紅利,我們一直擁有著人口紅利、資本紅利、技術紅利和流量紅利,所有的紅利筑就了我們企業幾十年的高速發展和蓬勃成功。
但是到了2020年,疫情給我們帶來的大變化之后,企業增長停滯下來了,我們遭遇了一系列措手不及的打擊,很多創業者第一次真正經歷了衰退,大家不禁要問,到了2020年我們還有紅利嗎?我們是不是就已經沒有紅利了。抓住紅利,天下是沒有難做的生意,但是如果我們失去紅利,天下就沒有好做的生意。我們需要重新研究一下紅利。短的紅利叫做現下,長的紅利叫做趨勢,我們要研究的是長的紅利,我們要研究下一個十年不變的這些變化會在哪里。
在下一個十年,我認為核心趨勢的變化是三端兩線。在三端用戶端、商戶端、供給端,我認為在下一個十年都分別會有一個不變的變化。對于C端來說,在下一個十年不變的變化是會形成平行世界,有一個詞特別好,叫做人群繭房信息繭房,什么叫做信息繭房?就是你越喜歡看什么東西,算法越會給你推送什么東西。未來隨著我們算法技術越來越成熟發展,大家會發現我們所有人都生活在人群繭房里,不同的人群每天的消費審美和消費習慣,看的短視頻、買的東西、社交的內容、喜歡的品牌乃至衣品、人設、笑點都會不一樣,他們會完全封閉化的存活在自己的平行世界當中?,F在已有的也是我們特別深度在關注的方向,就是我們的人群經濟的變化,未來一定會反過來影響到我們的銷售次終端,影響到我們的流通端,甚至影響到我們的制造端,是因為我們有一些大型的人群經濟,這些人群看似小眾,但是在中國任何一個垂直人群都擁有上億的人口和過萬億的體量,我們有嬰童人群、銀發人群、藍領人群、小鎮人群、單身人群、寵物主人群等等,每一個細分的人群蘊含的單客經濟都是極其巨大的。比如說寵物主,在中國現在有9千萬寵物主,2.8億寵物,你會發現養一個寵物的家庭和養一個孩子的家庭,他需要的東西完全不一樣,他看的品牌完全不一樣,他看的內容完全不一樣,這就是人群經濟帶來的分化。
B端在下一個十年不變的變化是無限門店,如果說原來的門店是有限的門店,未來十年門店將會變成無限的門店,無限的流量、無限的空間、無限的場景和無限的客戶,每一家門店都會變成直播間,都會變成體驗區,變成流量區,變成前置倉。這是未來下一個十年門店端的變化。
F端工廠端下一個十年不變的變化是超級工廠,什么是超級工廠?會從正向供應鏈變成反向供應鏈,從線性供應鏈變成柔性供應鏈,會從集群式生產編程集成式生產。
下一個十年,如果還有平臺這個詞,這個平臺不會再叫做超級入口,一定會叫做超級接口。以往我們談起平臺,被占領的心智一定是入口,我們現在打開手機APP,但凡你每一個現在還保留在手機屏幕上的APP一定是一個入口,無論是社交的入口、購物的入口、打車的入口、本地生活服務的入口,每一個平臺都代表著一個入口,但是未來十年最大的機會不是入口,因為C端的在線化已經基本完成,未來十年最大的變化是B端和F端之間的在線化,所以要連接碎片化的B端和碎片化的F端,未來十年一定是一個超級接口。所以我們過去最核心的能力是顛覆的能力,但是未來最核心的能力一定是團結的能力,團結小B的能力。
大家對于產業互聯網這個詞也有很多說法,其實產業互聯網可以一以概之,往左說是門店互聯網,中國780萬家門店,沒有實現在線化和數字化的占絕大多數;往右說是工業互聯網,中國上千個產業帶基地,沒有實現智能化和柔性化的占絕大多數。所以產業互聯網是連接B端和F端,成為這兩個碎片化網絡之間的超級接口。
消費互聯網和產業互聯網的異同,這個PPT我自認為總結的相對全面。消費互聯網誕生在增量經濟的時代,實現需求側的在線化,商業價值是規模,重構的是人貨場,干掉線下小B直達C,實現多個行業一個環節廣度連接,自建線上的單向關系共域流量池。產業互聯網是誕生于存量經濟的時代,實現的是供給側的在線化,商業的價值是效率,重構的是人基建,賦能線下小B連接C,實現一個行業多個環節的深度連接,協同線下分布式的私域流量池。
基于消費互聯網時代和產業互聯網時代,平臺模型的不同,需要的創始人能力模型也不同。在消費互聯網時代我們需要的是天派創始人,我們需要的是首席產品經理。但是在產業互聯網時代,我們需要的是地派創始人,是首席銷售經理。前者被稱為創業家,后者被稱為產業家,盛景嘉成最看重的團隊模型是有互聯網基因的產業老炮和有產業手感的互聯網操盤手的結合。
講一下我在產業互聯網領域投資看到的兩個坑。一個坑是用消費互聯網的思維在做產業互聯網,其實剛才幾位嘉賓也都談到,因為產業互聯網、工業互聯網、工業品電商這些細分賽道在發展過程當中,其實受到了之前消費電商成熟經驗路徑依賴的影響,因為我們大量純B2B型的企業還是在這個問題當中沒有跑出來,最大的問題是GMV思維,就導致其實你有大量的單客經濟的價值是沒有辦法利用好,你還是在用經營的思維在經營B2B平臺,而真正的有價值的平臺,不是靠燒錢去追求GMV,而是靠值錢去追求ARPU值,這個事情會比GMV重要的多;另一個坑是用美國企業服務思維在做中國的產業服務,其中最大的問題是因為中國是中小B多,美國是大B多,中國是產業沒有被規?;?,而美國是產業規?;?,所以大B愿意為省錢買單,但是小B永遠更愿意為賺錢買單。如果你是一家純SaaS公司,你會發現獲客和續費這個事情會要了你的命,會非常難。所以說好的產業互聯網公司,要么用技術為大B省錢,要么用服務幫小B賺錢。
S2B和B2B最大的區別是他處于網絡效應的不同階段,B2B處于網絡效應的網絡規模效應階段,而是S2B處于網絡協同效應的階段,兩者屬于網絡效應的不同階段。到了S2B你會發現在網絡還沒有起來的時候,人進來的越多,平臺的價值越大,非??焖?。但是如果一旦當人已經都進到了網絡之后,比規模、比數量,更重要的是協同,是效率,是價值。因為未來大型產業鏈協作的網絡,一定是多角色、高并發、實時化、大規模,是復雜系統,這樣的復雜系統需要的是產業互聯網的協同效應。
所以我認為未來十年最大的機會,真正的平臺級機會是S2B,其實大家都想做S,所有人談到自己,一定是我是一個賦能型的平臺,但是所有人都想做S的時候,B就不夠用了,你沒有S,如何2B。什么是S?要想成為S,一定先找到那個至關重要的X,這個X是非常重要的,也是現在大量的賦能型平臺沒有找到的。SaaS已死,SaaS+X才能存活,數字化是結果,數字化不是過程,你逼著B端數字化,B端非但不會付錢給你,你即使付錢給B端,B端也未必會愿意用你的系統,愿意用你的軟件,愿意用你的信息化工具。如何讓B端心甘情愿的用?是因為有效果。怎么才能有效果?要么幫助B省錢,要么幫助B掙錢。如果幫助B省錢,無非是共享或者外包。如何幫助B掙錢,無非是流量和供應鏈。流量賦能有兩種,獲取增量流量,激活存量流量。供應鏈賦能也有兩種,低價通品、高毛新品。如果你能找到其中的一條真正有效果的那個X的點,你才能切入產業數字化的領域,不然所有的工作都是徒勞無功的。
所以我認為的S2B是四個S,第一個是前提,success,利他是前提。第二個是一個中心,就是數字化,SaaS或者software。然后是兩個基本點,service和supply chain。這我認為是產業互聯網的4S理論,我們現在的SaaS要改一改,現在的SaaS是softwareas a service,但是真正的S2B的SaaS應該是service as a software;現在的b2b是business to business,真正的b2b是benefits to business。
基于這樣的理念我們提出了自己的產業互聯網平臺模型,產業路由器,最核心的是以打造產業共同體為己任,連接碎片化的B端和碎片化的F端,用service+SaaS去切入產業,用supply chain去變現產業,提升產業效率降低產業成本的產業賦能平臺,這是我們追求的目標。
最后送大家三句話,第一句話就是產業互聯網時代,人在地下,貨在天上,場在心中。何為人在地下,最有價值的流量是線下流量,是線下流量的在線價值回歸;何為貨在天上。真正要實現的是在云倉一鍵代發的智慧供應鏈;何為場在心中,我們在過去20年追求的場是離消費者的地理位置越近越好,但是在未來20年我們要追求的是這個場離消費者的心理位置越近越好。
第二句話是產業互聯網是供給側改革的破局點,最近大熱的直播一定要為B端所用,而不只是為我們的消費互聯網平臺,去做他的改造和升級的工具,直播是產業互聯網的破局點。
第三句話,流量和供應鏈是產業互聯網平臺打造的兩大核心能力,早碰早成功。

嘉賓簡介:

湯明磊,管理學博士,產業互聯網研究創新推動者,盛景嘉成基金合伙人,國內最大的新消費女性和母嬰家庭經濟加速平臺桐創控股創始人。創立國內首家產業加速器、科技部首批國家級眾創空間闖先生,創立國內首家專注人群經濟投資機構觀通基金。央視財經頻道創投智庫專家,教育部國家級創業導師,《創業英雄匯》、《超級演說家》、《巔峰之路》欄目投資人嘉賓,投資領域專注產業互聯網和人群經濟大消費。盛景嘉成始創于2014年,基金管理總規模超過120億元人民幣,已經成為中國最大的全球化企業家母基金和產業互聯網頭部直投基金,直投和投資覆蓋的上市企業達117家。

甘肃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長按二維碼關注我們